主頁(yè) > 要聞 > 正文

解碼中國高?;饡?huì )(一):從樣本透視中國公益慈善新的增長(cháng)極

2024/06/24 17:47公益時(shí)報 趙明鑫 梁惠棉

  編者按

  2023年年底至2024年年初,多筆流向高校和高?;饡?huì )的大額捐贈引發(fā)關(guān)注:2023年11月29日,武漢大學(xué)130周年校慶之際,小米集團創(chuàng )始人雷軍向母校武漢大學(xué)現金捐贈13億元;次月,浙江大學(xué)校友段永平再度向浙江大學(xué)教育基金會(huì )進(jìn)行大額捐贈,合計超10億元;同期,聯(lián)想集團董事長(cháng)兼CEO楊元慶與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大學(xué)教育基金會(huì )簽署捐贈協(xié)議,向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大學(xué)捐贈2億元;4月17日,中山大學(xué)校友伉儷林斌、劉向東向中山大學(xué)捐贈1億元……

  此外,更具創(chuàng )新的捐贈也在高?;饡?huì )領(lǐng)域發(fā)生。今年1月12日,杭州騁風(fēng)而來(lái)數字科技有限公司向浙江大學(xué)捐贈價(jià)值1億元的算力服務(wù)。這被業(yè)內稱(chēng)為“開(kāi)創(chuàng )了國內高等教育領(lǐng)域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捐贈的先河”。

  高?;饡?huì )到底是什么?《公益時(shí)報》聯(lián)合華北電力大學(xué)世界一流大學(xué)教育基金研究中心策劃“高?;饡?huì )觀(guān)察1.0”專(zhuān)題,試圖通過(guò)這些案例抽絲剝繭,找到高?;饡?huì )作為中國公益慈善增長(cháng)極的成因。專(zhuān)題通過(guò)訪(fǎng)談、走訪(fǎng)、檢索、掃描等形式,對上海交通大學(xué)教育發(fā)展基金會(huì )(下簡(jiǎn)稱(chēng)“上交大基金會(huì )”)、北京理工大學(xué)教育基金會(huì )(下簡(jiǎn)稱(chēng)“北理工基金會(huì )”)、重慶大學(xué)教育發(fā)展基金會(huì )(下簡(jiǎn)稱(chēng)“重大基金會(huì )”)三家基金會(huì )進(jìn)行詳盡的觀(guān)察,關(guān)注高?;饡?huì )與高校關(guān)系、高?;饡?huì )職能、高?;饡?huì )與校友會(huì )協(xié)同、大額捐贈與眾籌手段、基金會(huì )向內影響與文化建設、自我評估與發(fā)展路徑以及高?;饡?huì )的挑戰與戰略,探尋高?;饡?huì )“從哪里來(lái),到哪里去,能做什么”等問(wèn)題的答案。

  “受到多種因素影響,當常規社會(huì )組織處于震蕩整理狀態(tài)時(shí),高?;饡?huì )作為新興的公益力量,資源整合能力正在日漸壯大。”華北電力大學(xué)教育基金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人民大學(xué)公共治理研究院研究員楊維東在接受《公益時(shí)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這樣評價(jià)高?;饡?huì )的發(fā)展。

  “對高?;饡?huì )的評價(jià)標準,不同于其他基金會(huì ),它是一個(gè)比較獨特的類(lèi)型。”楊維東如是說(shuō),他主張探索建立綜合評價(jià)的體系,以便在不同的細分領(lǐng)域和賽道去評價(jià)高?;饡?huì ),“這也是我們接下來(lái)要去做的一個(gè)事情”。

  “對于一個(gè)高?;饡?huì ),大家往往最關(guān)注其籌資規模、凈資產(chǎn)規模、投資能力。但是一個(gè)基金會(huì )的籌資能力往往并非由自身決定的。一些基金會(huì )因為背后的大學(xué)品牌效應,及其深厚的歷史底蘊、可觀(guān)的校友規模,而具有較強的籌資能力。然而我們不能單純通過(guò)籌資能力來(lái)評價(jià)高?;饡?huì ),這對缺乏這些優(yōu)勢的基金會(huì )不公平。”楊維東補充解釋道。除了籌資規模、凈資產(chǎn)規模、投資能力之外,楊維東還把內部治理的一些指標,例如校園公益開(kāi)展情況、社會(huì )公益開(kāi)展情況納入到高?;饡?huì )的評價(jià)中,“總之,我們想要從更豐富、更具延展性的視角來(lái)觀(guān)察高?;饡?huì )的綜合價(jià)值”。

  楊維東認為,不同高?;饡?huì )有自身的特征、發(fā)展模式和管理模式。而對于高?;饡?huì )的觀(guān)察,便是遵從由個(gè)別到一般,再由一般到個(gè)別的、實(shí)踐與理論相互轉化與論證的邏輯鏈條和視野開(kāi)展的。

  定位:高?;饡?huì )與高校

  如果要給高?;饡?huì )與高校的關(guān)系做一個(gè)比喻,楊維東認為就像“月亮和地球”:在性質(zhì)上,高?;饡?huì )要圍繞高校而轉,無(wú)法脫離高校完全獨立存在。另一方面,高?;饡?huì )能夠為高校提供傳統資源無(wú)法供給的支撐與保障。

  對于高?;饡?huì )和高校之間的關(guān)系,三家基金會(huì )負責人也分別從自家基金會(huì )實(shí)際發(fā)展情況出發(fā),結合對于自身定位的思考,給出自己的答案。

  “高校和教育發(fā)展基金會(huì )之間的關(guān)系類(lèi)似于總公司和作為獨立法人的子公司之間的關(guān)系,子公司的發(fā)展要切合總公司的發(fā)展,服務(wù)于總公司的發(fā)展,正如高?;饡?huì )要切合高校發(fā)展,承擔很多特殊作用。”在重大基金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許駿看來(lái),重大基金會(huì )作為重慶大學(xué)的“特種部隊”。

  據許駿介紹,疫情期間,重慶大學(xué)曾因發(fā)現一起病例封鎖校園一段時(shí)間。當時(shí),校園物資壓力巨大。在這種情形之下,以重慶大學(xué)校歌“復興民族兮,誓作前鋒”命名的前鋒基金成立,該基金可根據母校相關(guān)工作需要,用于抗疫、防暑、應急、救助等緊急事宜。

  “疫情期間,因核酸檢測專(zhuān)用手機只能使用安卓手機,所以前鋒基金迅速給予資金支持,購買(mǎi)一批手機。”許駿進(jìn)一步解釋稱(chēng),學(xué)校并非買(mǎi)不起這批手機,只是因為從學(xué)校撥款的程序無(wú)法適應現實(shí)情況。這時(shí),高?;饡?huì )便能發(fā)揮作為“特種部隊”的作用了。

  除此之外,許駿補充說(shuō),“一個(gè)特殊時(shí)間節點(diǎn),重慶大學(xué)承辦一場(chǎng)歌會(huì ),這是有關(guān)部委發(fā)起的系列活動(dòng)之一,屬于突發(fā)的任務(wù)。然而,活動(dòng)經(jīng)費遠遠少于活動(dòng)預算。在這時(shí)候,基金會(huì )站出來(lái),協(xié)調了資金支持了這項活動(dòng)。”

  許駿表示,這兩個(gè)案例,一個(gè)是突發(fā)的公共事件,一個(gè)是突發(fā)的任務(wù),基金會(huì )都幫助學(xué)校解決了這些“令人頭疼”的問(wèn)題。而在許駿看來(lái),高?;饡?huì )在學(xué)校需要特殊幫助的時(shí)候能夠幫助解決問(wèn)題,這正是其作為“特種部隊”的意義所在。

  北理工基金會(huì )副秘書(shū)長(cháng)余海濱對基金會(huì )定位的理解隨著(zhù)發(fā)展階段的不同有所演化,“剛開(kāi)始,我希望基金會(huì )是高校發(fā)展的潤滑劑,去解決棘手的問(wèn)題。不過(guò),從現在看來(lái),潤滑劑的定位已經(jīng)無(wú)法滿(mǎn)足我們的發(fā)展。我現在希望基金會(huì )是學(xué)校發(fā)展的增程器,得以讓學(xué)校又好又快發(fā)展。下一步,我們會(huì )錨定學(xué)校具體問(wèn)題,填補存在的空白或者欠缺的地方。”

  基于此,余海濱總結出高?;饡?huì )對高校在三個(gè)方面的支持作用:第一是資源方面的支持,包括資金和社會(huì )資源的支持,為高校發(fā)展創(chuàng )造多元化的機遇和平臺;第二是為高校圍繞人才培養的中心工作發(fā)揮作用,在公益項目推動(dòng)的過(guò)程中,公益理念的宣傳,對學(xué)生的道德、思想和品質(zhì)的塑造具有重要作用。同時(shí),豐富高校文化內涵。第三是進(jìn)一步推動(dòng)高校的影響力,因為基金會(huì )具有一定的社會(huì )服務(wù)職能,是學(xué)校對外的窗口,能夠展現高校的責任和擔當,提高學(xué)校聲譽(yù)。

  “高?;饡?huì )和高校雙方是互相支持、彼此影響的關(guān)系。”余海濱進(jìn)一步闡釋兩者的關(guān)系,高校反過(guò)來(lái)對基金會(huì )的作用也非常明顯,高校知名度直接影響了基金會(huì )的知名度及籌款的成效。另外,高校能夠在學(xué)校層面為基金會(huì )搭建發(fā)展的平臺和聯(lián)絡(luò )對接社會(huì )資源。

  價(jià)值:發(fā)展視角下的自我定位

  “我們現在是從偏被動(dòng)型轉型到偏主動(dòng)型。”在明晰自身定位之后,余海濱提出要讓基金會(huì )工作嵌入到學(xué)校每一個(gè)板塊,在主動(dòng)參與中凸顯自身價(jià)值和意義,豐富基金會(huì )內涵。

  按照基金會(huì )對學(xué)校的支持能力,許駿把基金會(huì )的發(fā)展分為三個(gè)階段:第一個(gè)階段是大學(xué)發(fā)展的輔助力量;第二階段是這個(gè)大學(xué)的支持力量;第三階段是大學(xué)的核心力量。

  據許駿所說(shuō),“目前國內高?;饡?huì )只有少量達到第三階段,大部分都還在第一階段”?;貧w自身,許駿認為重大基金會(huì )應該介于第一與第二階段之間,接近第二階段。

  但是,朝著(zhù)成為學(xué)校支持力量發(fā)展是重大基金會(huì )的發(fā)展目標和方向,在許駿眼中,這一點(diǎn)毋庸置疑。

  上交大基金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上海交通大學(xué)發(fā)展聯(lián)絡(luò )處處長(cháng)汪雨申對于自身定位做了一系列形象的比喻:“蓄水池”“連通器”“推進(jìn)器”“傳播器”。

  “高?;饡?huì )首先應該承擔蓄水池作用。形象來(lái)講,它就是水池,池子越大,承載的資源量越大,那么它對學(xué)校的支撐力度就會(huì )越大。”汪雨申如是解釋?zhuān)?ldquo;基金會(huì )要為學(xué)校擴展更多的資金來(lái)源,提升學(xué)校的競爭力,我認為這是基金會(huì )的獨特價(jià)值。”汪雨申認為,基金會(huì )承載的資源能夠使學(xué)校從千校一面中脫穎而出。

  為此,汪雨申表示,一方面為了學(xué)校自身發(fā)展需要,另一方面為了營(yíng)造和培植校友創(chuàng )投生態(tài),他們將引導基金會(huì )作為蓄水池功能在使用方向上的擴大。

  “高校發(fā)展的資源從何而來(lái)?”汪雨申說(shuō),這既要依靠校友的力量,也要靠社會(huì )賢達這樣的社會(huì )資源。在他看來(lái),基金會(huì )是將校友力量和各類(lèi)社會(huì )資源聯(lián)結起來(lái)的連通器,基金會(huì )將學(xué)校新發(fā)展動(dòng)態(tài)及時(shí)傳遞出去,校友和社會(huì )的反響傳回來(lái),通過(guò)來(lái)回溝通,“這樣我們能夠形成一個(gè)共同體”。

  以支持學(xué)校人才培養和科學(xué)研究為目的和定位,汪雨申表示,“我們基金會(huì )成為支撐學(xué)校人才培養和加速學(xué)??茖W(xué)研究頻度和速度的推進(jìn)器。”

  最后,汪雨申強調:雖然基金會(huì )的工作常與錢(qián)打交道,但是我們不能以金錢(qián)為定位,來(lái)衡量我們的價(jià)值。我們在規范化使用善款、執行和管理項目的過(guò)程中,要釋放和弘揚高校的社會(huì )責任感和公益慈善的理念,“這也是我們基金會(huì )應該完成的歷史責任”。

  楊維東指出,不管是過(guò)去所說(shuō)大學(xué)五大職能——人才培養、科學(xué)研究、社會(huì )服務(wù)、文化傳承創(chuàng )新和國際交流合作,還是現在二十大提出的教育、科技和人才三位一體推進(jìn),這都是高?;饡?huì )未來(lái)戰略性貢獻和價(jià)值的所在。

  職能:籌款、增值、行善

  “我用三個(gè)字來(lái)概括我們的工作板塊,分別為籌、投和善。”許駿進(jìn)一步解釋稱(chēng),“即籌集管理資金,投資增值保值和社會(huì )公益慈善”。

  但在這三個(gè)工作板塊中,許駿最發(fā)愁的還是基金會(huì )的主營(yíng)板塊——“籌”上。

  “大額籌資和連續籌資,是我們覺(jué)得很難突破的難題。”許駿直言,對于沒(méi)有清華等名校品牌效應的高?;饡?huì )而言,資金籌集更為困難,“高?;饡?huì )要想獲捐,需要顯示度,需要公眾的目光,需要得到大家的認可,甚至需要給捐贈者提供學(xué)校的技術(shù)、智力和資源支持,帶來(lái)社會(huì )效益。”

  同時(shí),許駿也指出,“籌”不僅僅是資金籌集,還包括實(shí)物投資,“我們還要想辦法把它保值增值,我們還得養很多人。”

  許駿所在的重大基金會(huì ),是一個(gè)沒(méi)有專(zhuān)項撥款的高?;饡?huì ),完全自籌自支。一方面,許駿需要給社會(huì )招聘的工作人員發(fā)工資;另一方面,他也為“怎么做到更高的體量投資收益、資產(chǎn)保值增值”而絞盡腦汁。

  “我們之前做的公益活動(dòng)比較零碎,例如捐贈30萬(wàn)元設立了‘綠春縣平河鎮大頭村委會(huì )拉祜寨村民小組幼兒教育扶貧項目’,但是至少半年不會(huì )在任何報刊稿紙上看到,從任何老百姓的口里面聽(tīng)到過(guò)這件事。”在許駿看來(lái),“公益是需要延續的”。因此,在社會(huì )公益慈善板塊,許駿希望能夠找到具有社會(huì )影響力,能夠代際傳承的公益活動(dòng)。

  據汪雨申介紹,在籌資拓展、保值增值、項目管理三個(gè)工作模塊之外,上海交通大學(xué)教育發(fā)展基金會(huì )特別單獨強化了一個(gè)新的版塊——財務(wù)運行。“之所以單獨設置財務(wù)運行板塊,是因為對基金會(huì )的運行有合規性的要求,無(wú)論是善款使用、項目經(jīng)費執行,還是內部運營(yíng)經(jīng)費,都需要進(jìn)行財務(wù)管理,得到專(zhuān)業(yè)合規的財務(wù)運行的支持。另外,財務(wù)運行的設置還可以為投資項目的決策提供數據分析支撐,“這也是財務(wù)運行板塊設置的定位”。

  “籌資、增資、用資三個(gè)板塊,代表著(zhù)基金會(huì )的硬實(shí)力。”余海濱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這樣描述基金會(huì )的工作。在此基礎上,北京理工大學(xué)教育發(fā)展基金會(huì )還增加了兩個(gè)工作板塊,即公益文化建設和凝心聚力,“這兩個(gè)板塊代表著(zhù)基金會(huì )的軟實(shí)力,這也是我們的核心工作”。

  在余海濱看來(lái),一個(gè)好的基金會(huì )一定是長(cháng)期可持續發(fā)展的基金會(huì )。為此,他們投入巨大精力去建設正向循環(huán)的模式,培育認可自身文化的力量,為發(fā)展打下良好基礎。

  “我每天大部分時(shí)間花在聯(lián)系校友、企業(yè)以及一些平臺資源上。通過(guò)資源的匯集,實(shí)現凝心聚力的效果。”談及具體的工作布局,余海濱這樣說(shuō),“凝心聚力能夠幫助每一位參與方的發(fā)展找到增量?jì)r(jià)值。找到了增量?jì)r(jià)值,捐贈自然而然便會(huì )產(chǎn)生。這也是我推動(dòng)捐贈的邏輯。”

  協(xié)同:高?;饡?huì )與校友會(huì )

  2023年2月底,許駿回到闊別多年已久的崗位——重慶大學(xué)校友工作辦公室,再次當上校友總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然而,此時(shí)的校友辦已不同往日——校友辦和基金會(huì )合作辦公。在新的崗位上,許駿深刻體會(huì )到高?;饡?huì )和校友工作是共生共存的關(guān)系。

  許駿進(jìn)一步解釋稱(chēng),理論上,校友會(huì )可以脫離基金會(huì )單獨運轉。但是在實(shí)際運作中,基金會(huì )的錢(qián)流轉靈活等優(yōu)勢更為凸顯,而基金會(huì )的發(fā)展需要校友會(huì )的資源和渠道,“小鳥(niǎo)愛(ài)心基金”的項目便是很好的佐證。

  據許駿介紹,這是第一個(gè)以體育運動(dòng)的形式開(kāi)展的基金,寓意和鼓舞著(zhù)重慶大學(xué)學(xué)子像小鳥(niǎo)一般勇于逆風(fēng)飛翔,不畏艱難,挑戰極限,砥礪前行。項目將原體育運動(dòng)中的“彩頭”升級為善款,為校友運動(dòng)娛樂(lè )增添善意價(jià)值,目前該項目所籌集善款用于支持學(xué)校春季運動(dòng)會(huì )。(高?;饡?huì )系列報道將專(zhuān)門(mén)介紹這一創(chuàng )新模式,敬請期待。)

  汪雨申也持有類(lèi)似的觀(guān)點(diǎn):“我覺(jué)得校友會(huì )和基金會(huì )二者之間是良性互動(dòng)的關(guān)系。校友工作是基金會(huì )工作非常重要的支撐。校友會(huì )和基金會(huì )的關(guān)系更像是左手和右手,兩只手可以形成合力做大事。”在他看來(lái),校友會(huì )以搭建平臺,交流情感和互通信息為定位,這正是基金會(huì )所需要的。而基金會(huì )可以提供更加專(zhuān)業(yè)的基金服務(wù),通過(guò)建立信任機制,提供參與機會(huì )和反饋捐贈成效,增加了校友的粘度,提升校友情感的接受度。

  “基金會(huì )工作還涉及校友會(huì )工作不直接相關(guān)的維度,那就是社會(huì )賢達。”汪雨申介紹了相關(guān)的案例:已故國防科技大學(xué)原校長(cháng)張良起學(xué)長(cháng)的夫人劉杜珍,遵從張良起學(xué)長(cháng)的遺愿,將其畢生積蓄150萬(wàn)元捐贈給母校上交大,為此設立了張良起獎學(xué)金,助力優(yōu)秀人才的培養。這則新聞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媒體的傳播,達到較高的瀏覽量,也打動(dòng)了其中一位上海市民。這位上海市民原先與上交大并未有任何聯(lián)系,但當他看到報道之后,被張良起的故事和精神打動(dòng),也被上交大基金會(huì )建立留本基金的做法所吸引,便將個(gè)人積蓄的80萬(wàn)匯入到張良起獎學(xué)金的池子里去。

  “可能這就是我們基金會(huì )與校友會(huì )在工作上的區別。”汪雨申這樣理解兩者關(guān)系,校友會(huì )服務(wù)的對象主要在校友,比較精準,但是基金會(huì )可以擴大對象面,廣義校友,受眾更為廣闊,“但凡是對交大人才培養理念、共同的價(jià)值追求認可的同行者,都是我們聯(lián)接的對象”。

  “如果說(shuō)校友會(huì )提供的是面上的服務(wù),那么基金會(huì )則精準到點(diǎn)上。”余海濱解釋說(shuō),由于捐贈項目從策劃到執行需要長(cháng)時(shí)間與捐贈人保持聯(lián)系和互動(dòng),因而我們需要提供更為精準的服務(wù)。通過(guò)長(cháng)期的接觸和互動(dòng),我們能夠更清楚地了解對方深層次的需求,以便更好地提供服務(wù),“這是與校友工作不太一樣的地方所在”。

  余海濱表示,基金會(huì )在挖掘校友資源方面,“注重挖掘處于初創(chuàng )期的校友”。他希望校友在創(chuàng )業(yè)之初能夠與基金會(huì )保持互動(dòng),這樣,基金會(huì )能夠陪伴這些校友和初創(chuàng )企業(yè)共同成長(cháng),等到創(chuàng )業(yè)進(jìn)入穩定期以后,校友也會(huì )做不同形式的捐贈,真正實(shí)現學(xué)校提倡的“學(xué)校幫校友,校友幫校友,校友幫學(xué)校”的理念,讓創(chuàng )業(yè)校友的反哺回饋慢慢深入人心,“這也是基金會(huì )和校友會(huì )工作關(guān)聯(lián)性的體現”。

  “校友工作以宣傳活動(dòng)為載體,在校友之間營(yíng)造良好的氛圍,激發(fā)基于感情的公益捐贈。而基金會(huì )的工作則是將校友對學(xué)校的感情轉化為對學(xué)校建設的有效力量。”余海濱這樣說(shuō)。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