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zhuān)訪(fǎng)胡濤:從0到1發(fā)掘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社會(huì )組織新視角參與推動(dòng)SDGs

2024/04/01 18:30公益時(shí)報 趙明鑫 夏子雅

  編者按:八達嶺長(cháng)城車(chē)站,從站臺層到出站層要經(jīng)歷兩段長(cháng)長(cháng)的電梯。采訪(fǎng)當日的八達嶺鎮晴空萬(wàn)里、了無(wú)陰霾,中外游客摩肩接踵。從國外返回國內的胡濤夫婦,選擇定居在八達嶺山腳下。作為湖石可持續發(fā)展研究院(下稱(chēng)“湖石研究院”)院長(cháng)、中國碳中和50人論壇成員、公眾環(huán)境研究中心(IPE)理事,胡濤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經(jīng)歷:親歷生態(tài)環(huán)境部前身多輪變遷,參與中國加入WTO環(huán)境談判,供職國際高端智庫和環(huán)保組織,兼職任教國內外高校,回國以社會(huì )組織的身份開(kāi)展可持續發(fā)展研究實(shí)踐……

  對于發(fā)掘可持續發(fā)展與ESG這個(gè)蒸蒸日上,但爭議與復雜“等身”的國際議題,有著(zhù)長(cháng)期國內外可持續發(fā)展議題政策推動(dòng)經(jīng)驗的胡濤,可謂視角深入且獨特。

  2023年年底,COP28(《聯(lián)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八屆締約方大會(huì ))召開(kāi)期間,胡濤在迪拜工作了十多天。即便已經(jīng)過(guò)去了好幾個(gè)月,胡濤仍在思考與回顧這個(gè)國際會(huì )議產(chǎn)生的實(shí)際影響。

  “talk show for money”(為了錢(qián)的脫口秀),胡濤的觀(guān)察與總結帶有一些調侃。

  他進(jìn)一步解釋道:talk是指“這些國際會(huì )議反復地談,總是在談”“說(shuō)的多做的少”。至于show則是他的一些直觀(guān)感受,COP28期間,胡濤注意到很多展覽、宣傳片、各種花式表演的作秀活動(dòng),他印象很深的便是一個(gè)展位擺放了“給地球模型做心肺復蘇”的裝置。無(wú)論是talk還是show,本質(zhì)上是“發(fā)展中國家想多要錢(qián),發(fā)達國家則想少給錢(qián),不愿為自己過(guò)去的排放買(mǎi)單”。

  不過(guò),胡濤也認為,冷靜觀(guān)察與參與國際會(huì )議的同時(shí),也要正視這些活動(dòng)的重要作用。胡濤指出,“Loss and Damage Fund是COP28的重要成果”?!堵?lián)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shū)處發(fā)布的信息中,將Loss and Damage Fund解釋為“在《聯(lián)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下設立損失和損害專(zhuān)項基金,為遭受洪水、干旱和其他氣候災害重創(chuàng )的脆弱國家提供損失和損害資金”。

  至于中國在這些國際會(huì )議中的表現,胡濤則是用“做的多,說(shuō)的少”來(lái)概括。

  “這其實(shí)從我國新能源的發(fā)展中便可以窺見(jiàn)一二,”胡濤以社會(huì )組織發(fā)起人的身份,親身參與國內新興能源應用實(shí)踐與國際傳播,“我跟外國人講,中國有城市新增汽車(chē)類(lèi)型為電動(dòng)汽車(chē)的比例接近百分之百,絕大多數公交車(chē)為新能源車(chē),他們都感覺(jué)到震驚。”

  接受《公益時(shí)報》記者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胡濤分享了很多前沿觀(guān)點(diǎn),也對諸多問(wèn)題給予解答:未來(lái)新興能源是否存在新的增長(cháng)點(diǎn)?社會(huì )組織如何參與可持續發(fā)展議題?關(guān)于氣候應對與可持續發(fā)展,哪些中國經(jīng)驗值得進(jìn)一步傳播與分享?

  甲烷利用:未來(lái)可期的新質(zhì)生產(chǎn)力

  2024年兩會(huì ),“加快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寫(xiě)入政府工作報告。

  作為創(chuàng )新起主導作用,擺脫傳統經(jīng)濟增長(cháng)方式、生產(chǎn)力發(fā)展路徑,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質(zhì)量特征,符合新發(fā)展理念的先進(jìn)生產(chǎn)力質(zhì)態(tài),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一經(jīng)提出便引發(fā)熱議,如何通過(guò)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實(shí)現各個(gè)環(huán)節、行業(yè)、區域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成為重要課題。

  胡濤所關(guān)注的議題與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密切相關(guān)。在他看來(lái),對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關(guān)注應該分為“新”和“質(zhì)”兩方面:“從0到1是‘新’;從1到10、從10到100是‘質(zhì)’,即提高質(zhì)量,提高現有生產(chǎn)的效率;至于100之后,則是已經(jīng)常態(tài)化、常規化增長(cháng)的生產(chǎn)力。”

  對于“從0到1的‘新’”,胡濤給出了一個(gè)判斷:甲烷或許會(huì )成為下一個(gè)全球排放關(guān)切與新興能源熱點(diǎn),“從COP28的情況來(lái)看,未來(lái)COP29、COP30上,或許會(huì )圍繞甲烷排放形成新的全球減排協(xié)議”。

  2023年11月7日,生態(tài)環(huán)境部、外交部、國家發(fā)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yè)和信息化部等11部門(mén)印發(fā)《甲烷排放控制行動(dòng)方案》(以下簡(jiǎn)稱(chēng)《方案》)?!斗桨浮分赋?,“甲烷是全球第二大溫室氣體,具有增溫潛勢高、壽命短的特點(diǎn)。”

生態(tài)環(huán)境部等11部門(mén)關(guān)于印發(fā)《甲烷排放控制行動(dòng)方案》的通知

  胡濤表示,甲烷排放與我們每個(gè)人的生活息息相關(guān)。他進(jìn)一步解釋了甲烷的五大類(lèi)主要來(lái)源:第一類(lèi)是石油天然氣行業(yè),天然氣的主要成分就是甲烷;第二類(lèi)是煤礦行業(yè),煤層氣的主要成分之一也是甲烷;第三類(lèi)是畜牧業(yè),主要是牛羊這類(lèi)反芻動(dòng)物會(huì )排放甲烷;第四個(gè)是農業(yè),特別是稻田甲烷,因為甲烷菌適宜在厭氧環(huán)境下生存,而水稻田就提供了良好的厭氧環(huán)境;第五個(gè)是有機廢棄物領(lǐng)域,像生活污水、生活垃圾、畜禽糞污、作物秸稈等容易腐爛發(fā)酵產(chǎn)生甲烷。

  “COP26歐美發(fā)起了Global Methane Pledge(全球甲烷減排承諾),但這個(gè)承諾是自愿性的,目前還不具備法律約束力。”胡濤介紹說(shuō),目前參與承諾的國家逾155個(gè)。此次在COP28迪拜會(huì )議期間,還專(zhuān)門(mén)召開(kāi)了一個(gè)承諾國的部長(cháng)級會(huì )議,中國與美國、東道國阿聯(lián)酋共同發(fā)起了甲烷峰會(huì ),國際社會(huì )還發(fā)起了減少有機廢棄物甲烷倡議(LOW-Methane)。在胡濤看來(lái),這些都是在為形成新的、相關(guān)的、具有約束力的協(xié)定做醞釀。

  胡濤指出,由于各種復雜的因素,中國雖然沒(méi)有加入全球甲烷減排承諾,但已準備好開(kāi)始采取實(shí)際行動(dòng)進(jìn)行減排?!都淄榕欧趴刂菩袆?dòng)方案》明確提出一系列實(shí)際工作任務(wù):

  加強甲烷排放監測、核算、報告和核查體系建設;推進(jìn)能源領(lǐng)域甲烷排放控制;推進(jìn)農業(yè)領(lǐng)域甲烷排放控制;加強垃圾和污水處理甲烷排放控制;加強污染物與甲烷協(xié)同控制;加強技術(shù)創(chuàng )新和甲烷排放控制監管;加快構建法規標準政策體系;加強全球甲烷治理與合作。

  “限排二氧化碳促進(jìn)了可再生能源產(chǎn)業(yè)、新能源汽車(chē)行業(yè)的蓬勃發(fā)展,甲烷減排技術(shù)也可能催生一些新的行業(yè)。”胡濤認為甲烷利用或將建立一個(gè)與現在碳行業(yè)相近類(lèi)似的另一個(gè)新行業(yè)。“甲烷的全球增溫潛勢(GWP)值很高,也就是與碳的當量比值相當高,這一比例聯(lián)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zhuān)門(mén)委員會(huì )(IPCC)的研究一直在更新,從早期的1:22、1:23,到現在的1:28、1:29,甚至還有研究認為這一比值能到1:86。”

  支持研究:社會(huì )組織如何推動(dòng)SDGs

  視角聚焦到具體的實(shí)踐研究,胡濤分享了一些甲烷作為能源使用的方向:除了作為能源直接利用之外,甲烷也可以裂解出碳和氫氣,成為制氫的一種方式。如果再加上二氧化碳,通過(guò)一些催化劑作用,也可轉化形成甲醇。甲醇本身是工業(yè)原料,此外,目前甲醇汽車(chē)已經(jīng)在研發(fā)中。相比于氫,甲醇在常溫常壓下是液態(tài),比較穩定、便于運輸。

  不過(guò)胡濤也直言,甲烷作為能源的“變革時(shí)機尚未到來(lái)”。

  “我曾經(jīng)對一些企業(yè)建議做甲烷減排,但不少企業(yè)都是半信半疑,覺(jué)得國際上目前只是忽悠而沒(méi)有行動(dòng)。”胡濤講起這些故事時(shí)語(yǔ)氣中有些無(wú)奈,面對現有的國際氣候應對環(huán)境與甲烷利用技術(shù)現狀,他也表示理解。

  “后來(lái)我看勸了半天沒(méi)人做就自己做了。”胡濤說(shuō)。

  躬身實(shí)踐是胡濤在政策推動(dòng)外的另一個(gè)選擇。“我們研究院在廣東韶關(guān)、浙江湖州都做了示范項目。”

  根據胡濤提供的《廣東韶關(guān)碳中和農村環(huán)境綜合整治項目結項報告》資料,湖石研究院基于“整體、協(xié)調、循環(huán)、再生”的生態(tài)工程原理,開(kāi)發(fā)出一套資源環(huán)境、可再生能源人工智能生態(tài)系統 (AIERERE - Al Ecosystem for Resources, Environment and Renewable Energy)。胡濤介紹,“該系統可解決目前高全球增溫潛勢(GWP)溫室氣體甲烷無(wú)序排放問(wèn)題,資源化利用農業(yè)廢棄物,解決由此帶來(lái)的水、固廢、土壤等環(huán)境問(wèn)題,并提供綠色電力。”

  簡(jiǎn)單可以理解為,“為生活污水、廚余垃圾找到一個(gè)好去處——就是把它們放到發(fā)酵罐里進(jìn)行發(fā)酵。”在自然狀態(tài),這些有機廢棄物會(huì )逐漸被分解、釋放出甲烷,排放到大氣。但使用發(fā)酵罐可加速發(fā)酵,再將發(fā)酵產(chǎn)生的氣體進(jìn)行過(guò)濾,可實(shí)現甲烷的回收利用,而不是直接排到大氣中。

胡濤團隊開(kāi)發(fā)的甲烷減排技術(shù)示意圖。受訪(fǎng)者供圖

  這被業(yè)內視為“負排放技術(shù)”。胡濤解釋道,如果廚余垃圾、生活污水、畜禽糞污不處理,作為溫室氣體的甲烷就會(huì )釋放到大氣中,這是“基線(xiàn)”;而把這些本來(lái)要釋放到大氣中的溫室氣體給吸收,就是把“基線(xiàn)”下拉,“這就屬于負排放了”。

  面對2060年前實(shí)現碳中和這一目標,胡濤在解釋過(guò)程中反問(wèn)道,“碳中和是實(shí)現一點(diǎn)排放都沒(méi)有嗎?”

  “不太可能”,胡濤對于這一問(wèn)題又給出了自己的回答,有些必然的排放需要在“達峰”之后有所抵消,“負排放是實(shí)現碳中和一個(gè)絕對必要的路徑。減少排放、零排放、負排放這三類(lèi)技術(shù)都需要。”

  胡濤相信這些技術(shù)有商業(yè)化前景,并正試圖推動(dòng)這些技術(shù)商業(yè)化來(lái)實(shí)現可持續發(fā)展,“要可持續,必須要有商業(yè)的動(dòng)力”。至于目前,公益是支持胡濤進(jìn)行技術(shù)研發(fā)實(shí)踐的重要資金來(lái)源。

  “廣東韶關(guān)的項目是由中華環(huán)境保護基金會(huì )、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huì )、中和鄉村促進(jìn)中心、韶關(guān)鄉村振興基金會(huì )資助,主要在農村開(kāi)展,處理農村的生活污水、廚余垃圾、畜禽糞污;浙江湖州的項目是由全球環(huán)境基金(GEF)、萬(wàn)科公益基金會(huì )資助,聯(lián)合國開(kāi)發(fā)計劃署(UNDP)管理的項目,主要在城市開(kāi)展,引導廚余垃圾分類(lèi)及處置利用。”胡濤進(jìn)一步介紹到。

  本身便作為湖石研究院這一社會(huì )組織的發(fā)起人,胡濤認為,“我們是政府、企業(yè)工作之外的非常好的補充,在大的政策框架下,我們這些社會(huì )組織、公益機構就像是毛細血管般積極發(fā)揮作用,把社會(huì )力量動(dòng)員起來(lái)。”

  胡濤還以其擔任理事的公益機構公眾環(huán)境研究中心(IPE)舉例,“他們還做了大量的數據收集、資料整理工作,為有關(guān)部門(mén)開(kāi)展相關(guān)工作提供了支持。”

  協(xié)同控制:值得分享傳播的中國經(jīng)驗

  胡濤所闡釋的社會(huì )組織參與有關(guān)議題實(shí)踐的實(shí)際作用,背后或許藏著(zhù)胡濤關(guān)于“系統”“協(xié)同”這一理念的認知。

  在做垃圾分類(lèi)和能源利用工作時(shí),胡濤發(fā)現如果后端的問(wèn)題不解決,前端的工作就很難推進(jìn)。“我們當時(shí)做城市廚余垃圾的時(shí)候就遇到一個(gè)問(wèn)題,如果后端關(guān)于分完的垃圾如果處理不好,前端的積極性就不好。”胡濤有些調侃地說(shuō)道,“如果居民做好垃圾分類(lèi),但垃圾車(chē)過(guò)來(lái)不做區分的一起拉走,居民肯定有怨言覺(jué)得行動(dòng)沒(méi)價(jià)值。”

  從很多實(shí)踐成果來(lái)看,給行動(dòng)賦予“價(jià)值”,是做環(huán)境工作的利器。

  在接受記者專(zhuān)訪(fǎng)中,胡濤也談及了CCER(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重啟一事。CCER(China 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是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的簡(jiǎn)稱(chēng)。根據《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是指對我國境內可再生能源、林業(yè)碳匯、甲烷利用等項目的溫室氣體減排效果進(jìn)行量化核證,并在國家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注冊登記系統中登記的溫室氣體減排量。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CCER就創(chuàng )造了一個(gè)從‘綠水青山’到‘金山銀山’的價(jià)值實(shí)現機制,像現在處置農村生活污水、生活垃圾這些原來(lái)沒(méi)有價(jià)值的事情也有了價(jià)值。”胡濤表示,“CCER鼓勵企業(yè)多減,在價(jià)值實(shí)現機制下,除了零排放外,很多企業(yè)都開(kāi)始探索負排放。”

  對于CCER,胡濤建議市場(chǎng)規則未來(lái)可以做更多探討。“目前CCER市場(chǎng)跟上海環(huán)境能源交易所的碳交易市場(chǎng)聯(lián)通額度較低”,胡濤認為未來(lái)可以把口子再放大一點(diǎn),“甚至把這兩個(gè)市場(chǎng)完全聯(lián)通,變成一個(gè)統一市場(chǎng),未來(lái)跟國際市場(chǎng)聯(lián)通”。在胡濤看來(lái),聯(lián)通的意義在于鼓勵更多的自愿減排,如果不聯(lián)通的話(huà),“其實(shí)自愿減排的積極性不算太高”。

  胡濤在多個(gè)場(chǎng)合的演說(shuō)都提及“協(xié)同效益本身也是中國智慧的體現”這一觀(guān)點(diǎn)。簡(jiǎn)單可以理解為,在“系統”的理念下思考問(wèn)題,考慮系統間各要素間相互聯(lián)系、相互制約的特點(diǎn),協(xié)同則是利用系統間要素聯(lián)系、促進(jìn)要素共同發(fā)展的選擇,反過(guò)來(lái)又促進(jìn)系統發(fā)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中明確,“防治大氣污染,應當……推行區域大氣污染聯(lián)合防治,對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揮發(fā)性有機物、氨等大氣污染物和溫室氣體實(shí)施協(xié)同控制。”

  “中國在環(huán)境治理和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取得了顯著(zhù)進(jìn)展,我認為協(xié)同控制是一個(gè)重要經(jīng)驗。”胡濤認為,“這個(gè)協(xié)同可以分為幾個(gè)層面。首先是觀(guān)念和認識的協(xié)同,再是技術(shù)層面的協(xié)同,最后再是政策、制度和法律的協(xié)同。其中,社會(huì )組織的參與必不可少。”

  由胡濤牽頭的《減污降碳 協(xié)同控制——中國經(jīng)驗對世界的貢獻》報告中對于“協(xié)同控制”做了詳細的解釋?zhuān)汉芏嗯欧盼?hellip;…同源于化石能源的燃燒過(guò)程……有些控制措施在減少某一類(lèi)排放物的同時(shí),并不會(huì )減少另一類(lèi)排放物,甚至相反,導致了排放增加。治理措施,越是前端越協(xié)同,越是末端越不協(xié)同。減污不降碳、降碳不減污的技術(shù)協(xié)同性問(wèn)題的本質(zhì),從決策科學(xué)的角度看,是多目標決策問(wèn)題。

《減污降碳 協(xié)同控制——中國經(jīng)驗對世界的貢獻》報告中使用的研究圖表

  對于這一經(jīng)驗,胡濤在多個(gè)國際會(huì )議上做了分享,胡濤認為,我國之所以能夠創(chuàng )造性地提出并實(shí)踐“減污降碳、協(xié)同控制”,也是在“四個(gè)自信”的大背景下產(chǎn)生的。中國的“減污降碳、協(xié)同控制”環(huán)境治理的道路是不同于歐美日的一條環(huán)保新道路,這是“四個(gè)自信”中的“道路自信”在環(huán)境治理領(lǐng)域的體現。

  2007年,彼時(shí)正工作于政研中心的胡濤等人,在《環(huán)境保護》上發(fā)表《減少我國貿易的資源環(huán)境“逆差”》一文認為:長(cháng)期以來(lái)粗放型貿易增長(cháng)方式在拉動(dòng)經(jīng)濟貿易增長(cháng)的同時(shí),也對我國資源與環(huán)境帶來(lái)了巨大壓力和嚴峻挑戰。研究表明,我國貿易價(jià)值量順差但資源環(huán)境卻在產(chǎn)生“逆差”。

生態(tài)環(huán)境部環(huán)境與經(jīng)濟政策研究中心官網(wǎng)轉發(fā)的有關(guān)文章頁(yè)面

  如今,再次回顧這篇文章,胡濤結合我國目前在可再生能源產(chǎn)品、鋰電池、新能源汽車(chē)產(chǎn)業(yè)這些新三樣出口的實(shí)際情況,更新了這一觀(guān)點(diǎn),“我們或許要做一個(gè)新的判斷,我國的貨物貿易是不是轉變?yōu)殡p順差:價(jià)值量順差、資源環(huán)境也順差。雖然是否實(shí)現雙順差還需要進(jìn)一步定量核算,但至少中國朝著(zhù)雙順差這個(gè)方向在前進(jìn),這是一個(gè)大趨勢。”

網(wǎng)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