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未來(lái)”項目十周年 誰(shuí)來(lái)教?教什么?怎么教?

2024/06/13 15:15公益時(shí)報 趙明鑫 王津

雙山子小學(xué)科創(chuàng )空間學(xué)生作品展示(圖/趙明鑫)

雙山子小學(xué)科創(chuàng )空間使用記錄表(圖/趙明鑫)

  在廣大鄉村地區,中小學(xué)教育正面臨怎樣的境況?

  河北省青龍縣雙山子小學(xué),調來(lái)這所學(xué)校剛一年四個(gè)月的校長(cháng)李勝寶,迎來(lái)了一群客人。他對公益機構的工作人員反復致謝,感慨人們對這所鄉村小學(xué)的關(guān)注。

  “上所學(xué)校學(xué)生逐年減少,剛去的時(shí)候 200 多人,后來(lái)只有100 多了。” 在接受《公益時(shí)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李勝寶對鄉村教育的情況有些擔憂(yōu),“有好多問(wèn)題,主

要的還是人口減少和生源流失”。 在他看來(lái),前者不可避免,后者則成因復雜。

  在隨后的交談里,李勝寶詳細解釋了很多原因,總結來(lái)看只有一段話(huà):教什么?怎么教?誰(shuí)來(lái)教?

  教什么?

  “青龍原來(lái)也是國家級貧困縣、革命老區,經(jīng)濟基礎相對比較薄弱,所以很需要社會(huì )公益來(lái)關(guān)心支持。”教育部派駐青龍縣掛職副縣長(cháng)許旭軒表示,現在強調教育信息化這個(gè)重要發(fā)展方向,“但我們這兒很多學(xué)校的計算機很老,一些信息課程沒(méi)辦法開(kāi)展。”

  許旭軒坦言,鄉村學(xué)校有許多短板,比如運動(dòng)、科創(chuàng )等資源缺乏、基礎學(xué)科老師不足等。為此,許旭軒和他的同事們格外重視引進(jìn)社會(huì )資源、公益力量參與青龍縣城鄉教育建設。

  在中國鄉村發(fā)展基金會(huì )的支持下,雙山子小學(xué)修建了塑膠操場(chǎng)、科創(chuàng )教室等,在硬件層面支持了美育材料和體育器材。“中國鄉村發(fā)展基金會(huì )辦的是非常實(shí)實(shí)在在的事情,極大提升了農村小學(xué)的辦學(xué)條件。”許旭軒說(shuō)。

  在雙山子小學(xué)教師張城源看來(lái),這至少印證了一個(gè)觀(guān)點(diǎn),硬件決定著(zhù)“教什么”這個(gè)下限。“孩子們特別愛(ài)畫(huà)一些東西,外面的墻報都是孩子們自己畫(huà)的,實(shí)際上他們有這個(gè)天賦,只是缺一個(gè)展示的機會(huì )。”張城源介紹,“有了這些捐贈過(guò)來(lái)的教具,老師上課很方便,孩子們能接觸到實(shí)物。”張城源強調了一句,“他們自己能夠真正去實(shí)操很重要。”

  提供這些物資支持的,是中國鄉村發(fā)展基金會(huì )愛(ài)心包裹項目和加油未來(lái)項目。

  據了解,為解決欠發(fā)達地區素養教育資源不足、學(xué)生全面發(fā)展不充分等現狀,中國鄉村發(fā)展基金會(huì )于 2014 年發(fā)起加油未來(lái)項目。該項目通過(guò)引入加油課程、打造加油空間、開(kāi)展加油關(guān)愛(ài)、賦能加油領(lǐng)航者等舉措,以縣為單位在鄉村小學(xué)持續開(kāi)展,助力學(xué)生全面發(fā)展,推動(dòng)縣域教育生態(tài)系統改善。

  中國鄉村發(fā)展基金會(huì )助理秘書(shū)長(cháng)韋丹丹介紹,愛(ài)心包裹項目的特點(diǎn)是廣度寬,做基礎的輕量賦能;加油未來(lái)項目則做深度支持,對學(xué)校有著(zhù)更高要求。

  這句話(huà)可以理解為——如果說(shuō)硬件的支持決定了“教什么”這個(gè)下限,那么軟件的支持則決定了“怎么教”這個(gè)上限。

  對于加油未來(lái)項目,自誕生伊始,其所關(guān)注的問(wèn)題便具有多系統耦合的復雜性,內容直指“教什么”和“誰(shuí)來(lái)教”兩個(gè)問(wèn)題。

  怎么教?

  實(shí)際上,除了科目的教學(xué)之外,鄉村老師需要承擔“教什么”的內容還有很多,更要緊的是要思考“怎么教?”

  “山區的孩子,留守兒童特別多。”李勝寶介紹道,“我們學(xué)校留守兒童就特別多,父母外出打工,孩子跟爺爺奶奶在家。”對于這些孩子的教育和管理并非易事,李勝寶直言跟家長(cháng)的溝通工作很難開(kāi)展,“父母都來(lái)不了,在外打工,沒(méi)空。”

  《鄉村教師能力素質(zhì)提升的檢視與思考》一文提到,鄉村教師要面對留守兒童問(wèn)題。留守兒童缺乏正常的家庭教育和關(guān)愛(ài),心理發(fā)展存在很多問(wèn)題,學(xué)習、生活、個(gè)性養成容易偏離正常軌道,需要鄉村教師用專(zhuān)業(yè)的管理知識做好幫助與疏導工作。

      “鄉村教師非教學(xué)工作任務(wù)繁重。”廈門(mén)大學(xué)高等教育發(fā)展研究中心教授鄭若玲在《推動(dòng)新時(shí)代鄉村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中指出,許多年輕的村民去大城市闖蕩謀生,造成鄉村“三留守”(留守兒童、留守婦女、留守老人和殘疾人)問(wèn)題。對于少年兒童而言,留守老人成為自然監護人,但由于他們的教育認知有限,大部分老人難以完成對孩童除生活起居以外的學(xué)習和心理輔導,“鄉村學(xué)校教師自然承擔起了學(xué)生的‘監護人’角色,還得承擔起頗為復雜的青春期教育、人際交往指導這樣的課”。

    韋丹丹介紹,面對這樣的現實(shí)問(wèn)題,基于對身體、認知和社會(huì )情感的關(guān)注,加油系列課程被研發(fā)出來(lái)。

  參與加油未來(lái)項目社會(huì )情感課程開(kāi)發(fā)的唐薇介紹了這一課程關(guān)注的幾個(gè)方面:“自尊心、建設性交流、耐挫力即抗壓力、團隊合作”。一直參與教育公益行動(dòng)的唐薇在退休后選擇成為自由培訓師,并重新加入加油未來(lái)項目中,“社會(huì )情感課程幾乎所有孩子都需要”。韋丹丹介紹,“加油未來(lái)現在有三大課程體系,包括加油社會(huì )情感、加油閱讀和加油運動(dòng),未來(lái)還會(huì )有加油科創(chuàng )。”體系,是加油課程的關(guān)鍵詞,回應著(zhù)國家對學(xué)生全面發(fā)展和素質(zhì)教育的號召。

  “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在快樂(lè )中成長(cháng)。”韋丹丹格外重視孩子們的身心健康,尤其是社會(huì )情感教育,“讓孩子們學(xué)會(huì )跟別人合作,在合作中找到快樂(lè )。”

  誰(shuí)來(lái)教?

  許旭軒提到,青龍縣非常認可加油未來(lái)項目的課程,“這個(gè)課程現在每學(xué)期每個(gè)年級有 12節,這學(xué)期我們把它納入到整個(gè)教學(xué)課程里,變成整體的教學(xué)計劃。我們希望能夠保證孩子們學(xué)習的連貫性。”

      加油未來(lái)項目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據韋丹丹介紹,“打造系列課程只是第一個(gè)舉措。我們還需要讓這些課程按時(shí)在安全舒適的環(huán)境里面開(kāi)展,所以就啟動(dòng)了加油空間。”

  雙山子小學(xué)的科創(chuàng )空間便是其中之一。這里一般是李勝寶導覽校園的最后一站,里面有頗具現代教育理念的課桌椅、琳瑯滿(mǎn)目的科創(chuàng )課程教具。教室的墻壁上,掛著(zhù)一些有趣的科學(xué)現象小實(shí)驗;教室后方的柜子上,擺放著(zhù)學(xué)生實(shí)踐操作的成品。

  青龍縣教師發(fā)展中心副主任朱良滿(mǎn)談道,“科學(xué)啟航項目在我縣 10 所學(xué)校落地,共建設科創(chuàng )空間 10 個(gè),并配備智慧大屏、3D 打印機、無(wú)人機、機器人、科普墻等實(shí)驗器材,同時(shí)為 10所項目校學(xué)生發(fā)放科創(chuàng )包 裹5460 箱。”他表示,項目覆蓋面之廣、數量之大,感覺(jué)前所未有。

  不過(guò),從已有的反饋來(lái)看,加油課程和空間對鄉村學(xué)校的助益很大,但也還不能解決更關(guān)鍵的問(wèn)題——課由誰(shuí)來(lái)講?

  華中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范先佐在 2015年發(fā)表的《鄉村教育發(fā)展的根本問(wèn)題》中提到部分數據:對一些鄉村地區學(xué)校的抽樣調查表明,50%的校長(cháng)反映近年來(lái)有教師流失的情況,而流失的主要是骨干教師和 35 歲以下的青年教師。對于鄉村教師流失這一問(wèn)題,學(xué)者們的研究多聚焦于鄉村教師自我成長(cháng)這一問(wèn)題上。

  《鄉村教師能力素質(zhì)提升的檢視與思考》一文則直指鄉村教師不易接受培訓和學(xué)習資源缺乏等問(wèn)題。“鄉村教師學(xué)習資源缺乏、鄉村教師學(xué)習缺乏有效指導、鄉村教師高端學(xué)習機會(huì )缺乏也多有發(fā)生。”

      “教師真的是非常重要。只有把教師發(fā)展抓起來(lái),我們才能期望通過(guò)他們去影響學(xué)生。”許旭軒說(shuō)道。

  面對許旭軒的關(guān)切,加油未來(lái)項目也給出了回應。

  “我們去年的重點(diǎn)就在優(yōu)化教師的成長(cháng)體系,把加油領(lǐng)航者項目包括加油課程里賦能老師的部分,單獨拉出一個(gè)成長(cháng)體系。”韋丹丹介紹,“在課程之后,我們再拔出一些老師,給予他們更多培訓和資源的支持,讓他能夠在閱讀、運動(dòng)、社會(huì )情感課程之外融會(huì )貫通,形成學(xué)科的融合。這些老師就可以去培訓更多的老師和做更多的督導,把縣里其他學(xué)校的老師也納入進(jìn)來(lái)。”

  目的地

  本土化,是韋丹丹特別提到的理念。

  “加油未來(lái)項目有一個(gè)亮點(diǎn),我們是以縣域教育發(fā)展為整體目標來(lái)構建的。所以我們提出一定要培育本土化的人才,這樣才能引領(lǐng)縣域的發(fā)展。因為項目在一個(gè)學(xué)校、一個(gè)地區開(kāi)展起來(lái)就是 2 到 8 年,我們希望在項目退出時(shí),能給他們培育和留下一批本土人才。”韋丹丹說(shuō),這也是立體幫扶的意義所在。

  社會(huì )公益力量對鄉村教育的助力能走到哪里?加油未來(lái)一直在 向前探索。從硬件的捐助——科創(chuàng )教室、加油包、體育器械、繪本,到為鄉村教師和學(xué)生軟性賦能,提升素質(zhì)教育,加油未來(lái)項目希望形成以點(diǎn)帶面的示范作用,進(jìn)而推動(dòng)縣域教育生態(tài)的改善。

  多年前還不是校長(cháng)的老林,是韋丹丹口中經(jīng)常提及的人物。彼時(shí)還年輕的老林在參加一次加油未來(lái)課程后,驚奇地發(fā)現平時(shí)看上去“頑劣”的學(xué)生竟積極地參與到課堂的小游戲中,而他也久違地感受到了孩子們的熱情與求知欲。那一堂課,他上得極為盡興,也讓他探索出與學(xué)生相處的新模式。

  老林后來(lái)成了校長(cháng),經(jīng)歷了兩次調動(dòng)。盡管他所在的學(xué)校之前教學(xué)質(zhì)量一直墊底,但老林的激情從未消減,加油未來(lái)項目帶來(lái)的教學(xué)思考持續至今。

  之前從來(lái)沒(méi)有舉辦過(guò)運動(dòng)會(huì )的雙山子小學(xué),如今已經(jīng)能夠開(kāi)展包括陽(yáng)光體育工程在內的系列活動(dòng),也已自主申報了生命教育的特色縣級課題。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gè)教育公益立體幫扶的網(wǎng)絡(luò )中,地方政府部門(mén)的作用十分關(guān)鍵。以青龍縣為例,為了推動(dòng)加油未來(lái)項目落地,青龍縣專(zhuān)門(mén)成立了加油未來(lái)項目辦公室,為項目落地提供配套支持,同時(shí)提高溝通協(xié)調效率。

  此外,這一體系中還有一個(gè)角色不可或缺———捐贈人。

  “針對鄉村教育的綜合項目需要可持續的資金來(lái)源。”韋丹丹說(shuō),“我們背后有四五萬(wàn)名月捐人,還有平臺網(wǎng)友、愛(ài)心企業(yè)和明星達人的助力。”加油未來(lái)項目試圖通過(guò)可靠、科學(xué)的行動(dòng),回應公眾、月捐人及各方伙伴的關(guān)切,匯聚越來(lái)越多的社會(huì )力量,源源不斷地為鄉村教育輸送能量。

  當被問(wèn)到下一步計劃時(shí),韋丹丹說(shuō),“未來(lái)一定要把資源和縣域真正的需求有效結合,將公益項目納入到縣域教育體系中,這一點(diǎn)還需要繼續努力。”

網(wǎng)站編輯: